夜雨晴飔

盗墓全职。张起灵吴邪。黄少天叶修许博远乔一帆。瓶邪。喻黄叶蓝。

【叶蓝】哄媳妇儿的重任决不能指望笨蛋主人

萧昱然 🐤:

※账号卡情怀梗,灵感来源于和狗剩聊到大春的SB滚这句很精辟的台词。




※君莫笑x蓝桥春雪,注意OOC(?




※现实游戏穿插,非考据原著,望谅解,谢谢捉虫。












君莫笑扛着影子军师沙寒,嘴里叼着根不知道哪张地图上拔来的狗尾巴草,大摇大摆地踏进了溪山城。




 




他手中撑起的千机伞发出咔哒一声,眨眼间变成了螺旋翼形态,然后带着他和沙寒,突突突地飞到了溪山城城中心的高塔上。




 




高处不胜寒,溪山城的上空冷风飒飒,影子军师沙寒身上长长的黑色长袍被风吹得撩了起来,然后控制不住方向了,在空中转了个弯,啪得一声,直直打到了君莫笑的脸上。




 




沙寒的喉咙里刚发出嘶哑的“啊”的一声,就立刻被君莫笑一手卡住了脖子,一张惨白的脸顿时憋红了。




 




“别乱动。”君莫笑呵呵呵地笑,拍了拍沙寒的脸:“哥今天是来哄媳妇儿的,你不乖点儿现在就可以手滑。”




 




影子军师沙寒低下头看了一眼塔的高度,腿有点发软,脸上一脸苦逼兮兮的神情。他点了点头,不情愿地学着君莫笑的样子,在塔尖的外沿上蹲了下来,一言不发。




 




君莫笑蹲在塔上,他撑起的千机伞靠在肩头,银质的伞面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折射出浅浅的暗蓝色花纹,像是轻柔的水波一样,微微荡漾在整个伞面上。




 




他右手撩了撩额前的一缕碎发,左手举着伞的同时还挽着一根铁链,那头系着已经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缩在塔上的影子军师沙寒。




 




半个月前,难得回到网游的叶修操纵着君莫笑,兴致勃勃地带着兴欣的众人加入了野图Boss的抢夺混战中,并且成功的从蓝溪阁手中夺得Boss,满载而归。




 




结果一群人抢完了Boss也不知道跑,就这么围着蓝溪阁众人的尸体,依旧兴致盎然地打转。而叶修控制着君莫笑,大大咧咧地走到已经在地上躺尸的蓝桥春雪面前,蹲了下来。




 




蓝桥还没说话,就看到他点击了系统里附带的动作:




[君莫笑]轻轻把[蓝桥春雪]抱进了怀里。




 




“......?”蓝河没看懂。他有点搞不清状况,但蓝溪阁的人都还躺在原地,他不好直接回复活点,只能随手敲了个问号来表示自己的疑惑。




 




“其实也没啥大事儿,就是认识这么久了,”君莫笑停顿了下,伸手拍了拍蓝河的脸蛋儿,耳机里传来叶修有些略带沙哑的声线:“哥觉得自己挺喜欢你的,所以来问问,蓝河大大处个大象呗?”




 




蓝河顿时就腾地一下,脸红了。




 




偏偏自己还真有动过那么点儿心思。现在被叶修一说破,要是在没人的情况下还好说,这还当着蓝溪阁众人的面。蓝河顿时就觉得自己舌头打了结,完全忘了该怎么回答了。




 




他手指在键盘上的字母之间来回流连纠结,迟迟没有回话,整个人都苦恼得不得了。




 




只是没想到等了会儿叶修就叹了口气,让君莫笑站了起来,说:“既然你还没想好,那成,蓝溪阁的Boss以后兴欣公会承包了。等你啥时候想好了,再想着抢Boss的事儿啊。”




 




“叶修你别趁人之危行不行!?照你这样我就不答应了!”蓝河又羞又恼道。




 




没想到叶修反而理直气壮:“不成,这可是终身大事儿,不能因为区区野图Boss耽搁你考虑的时间,我这是替你我着想,你要理解。”




 




他说的是很有道理,但就是点着了蓝河心里的一簇火苗儿。




 




也不知道是得知叶修心意了有些胆儿大了还是怎么的,蓝河沉默了下,不怒反笑:“那成,叶神先替我理解,我下线。”




 




完了第一次连招呼都没和叶修打,直接啪的拔了账号卡,换了小号回十区带新人玩儿去了。




 




结果这罪转头就遭到了君莫笑的头上,因为蓝桥春雪也跟着蓝河一样,连续半个月都没理他了。




 




都说账号卡角色跟着主人的性子一样,而蓝河身上的那股子倔劲儿,君莫笑在蓝桥春雪身上也体会得格外的酣畅淋漓。




 




打包过去的信件全部被退回来,跟在人屁股后面点切磋不停地被拒绝,就连在主城交易所帮他抢了材料回来,蓝桥春雪也只是不搭声的把残料拿走,金币一塞,无视自己一脸求关注的表情,面无表情地甩了甩马尾就走了。




 




可怜君莫笑现在只能采取暗示蹲点尾随,可怜兮兮地蹲在蓝溪阁驻地——溪山城里的最高处,吹着冷风,手里牵着一只被自己栓得像狗似的野图Boss,眼巴巴地等蓝桥春雪从蓝溪阁出来。




 




君莫笑打了几个喷嚏,揉了揉有点发红的鼻尖,觉得等不下去了。思绪一转,这种少女痴汉似的蹲守方式太没效率,完全不是他的办事风格。




 




想了想,他低下头拉开背包,鼓捣了半天,翻出来一个上次在杂货铺,花了一金买来的二手扩音器喇叭。




 




几个红绿黄的开关,二手货没带说明书,君莫笑干脆随意一乱拍,喇叭里传来刺耳的“吱——”的一声,吓得旁边的影子军师沙寒都捂住了耳朵,一脸受不了地看着君莫笑。




 




君莫笑毫不在意地又拍了拍扩音器喇叭,然后又好奇地随手打开了黄色开关,咳了两声,冲着蓝溪阁方向就喊:




 




“里面的人听着!我是君莫笑!”




 




“你们蓝溪阁下一个野图Boss就在我手里!不想让他死的话!带着我媳妇儿蓝桥春雪来见我!”




 




“重复一遍!我是君莫笑!你们蓝溪阁......”




 




还没说完,君莫笑一低头,就看到从蓝溪阁里飞出来的信鸽快速飞来,半空中徘徊一圈后冲他丢下来一封信,上面署名夜雨声烦:




 




【SB你忘记关变声器了简直吵死了!你这是过了变声期终于变成了美少女君莫笑了吗!?这么闲不如我们来PK啊PKPKPKPKPKPK?!】




 




哦,扩音器喇叭还有这功能,少女君莫笑面无表情地关掉黄色按钮,随手丢掉夜雨声烦的信,然后满意地看着逐渐围绕在塔下面的蓝溪阁的众人,想着要是蓝桥春雪再不出来,他就接着喊,反正这二手扩音器喇叭不要换电池的。




 




不过过不了一会儿,君莫笑就眼尖地看到黑着脸走出驻地保护范围的蓝桥春雪。他呸的一下吐出嘴里叼着的狗尾巴草,开着螺旋翼形态的千机伞就冲蓝桥春雪飞了过去。




 




不过可惜他忘了自己左手还牵了只野图Boss,被惯性抡过来的无辜的沙寒狠狠地撞到了君莫笑身上,两人成功在蓝桥春雪面前坠了机。




 




“你又搞什么幺蛾子?”蓝桥春雪额角抽了抽。




 




摔掉了半血的君莫笑从坑里爬了出来,呸呸呸吐了好几口灰,原本就花花绿绿的散人套装打了个滚儿沾了一身灰之后,穿在身上更是显得不伦不类了。蓝桥春雪瞅了瞅他脏兮兮的样子,硬生生地憋住了笑,拉出了背包翻了条手帕给他,虎着脸装作一脸嫌弃地说道:“擦擦,真脏。”




 




君莫笑抹了把脸,又有点舍不得还给蓝桥春雪,觉得对方其实还是很在乎(?)自己的。




 




蓝桥春雪翻了个白眼:“低级怪掉的,你喜欢就送你得了。”说完转身就往回走。




 




看见蓝桥春雪要走,君莫笑一手拽着千机伞和狗链,一手紧紧捏着蓝桥春雪刚刚送给自己的已经擦脏的手帕,急忙说:“蓝桥你别跟我生气了呗,你都半个月没理我了。”




 




蓝桥春雪无动于衷:“哦。”




 




君莫笑:“真的。虽然叶修那人说话不过脑子惹蓝河生气了,但你不能跟我过不去啊是不是?就算你和蓝河都觉得叶修不要脸,你不能也迁怒我觉得我不要脸。”




 




蓝桥春雪:“......你刚才开着变声器喊媳妇儿的时候,我觉得你也挺不要脸的。”




 




君莫笑一脸大义凛然:“那都是为了哄你啊,蓝桥你得对我公平点儿,毕竟我也有苦衷。”




 




蓝桥春雪挑了挑好看的眉:“那你觉得委屈着你什么了?”




 




君莫笑老老实实回答道:“我不能自由选择主人。”说完还挺委屈地单手捂住了脸。




 




蓝桥春雪:“......不我还是觉得就某方面来说,你和叶修还真是像啊,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长得帅?”君莫笑兴致勃勃。




 




“嘲讽脸。”蓝桥春雪毫不留情道。




 




“......蓝桥,这种事儿咱能搁回家说不?外面人多,他们都看我热闹。”君莫笑诚恳道,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议论声挺大,还都是蓝溪阁的人,似乎都打算看看君莫笑如何收场这场闹剧。




 




蓝桥春雪撇了撇嘴,毫不在意:“那叶修怎么不顾及着人多,偏要拿蓝河最看重的我们蓝溪阁,来跟他商量感情问题?”




 




说着,他用剑柄狠狠敲了君莫笑脑袋一下,道:




 




“不要随便拿我们的感情和蓝溪阁的工作做商量或者对比,你们知道吗?”




 




他认真看着君莫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知道蓝河喜欢叶修,我也喜欢你。而可是主人和账号卡之间的相同度未必那么一致,至少蓝河不会像我这样随意的能说出来喜欢二字。”




 




“他喜欢一个人,就会用心去照顾,让他去说出来反而比实际做事要困难一些。所以,拜托你和你的主人不要再在这种“我和夜雨声烦或者黄少天掉进水里你先就谁”的问题里和我们纠结了。”




 




“工作是工作,你们是你们。我们热爱蓝溪阁为它挣破头得抢Boss去发展,同样我们也可以花费时间去照顾你们,认真和你们做恋人之间的相处。”




 




蓝桥春雪漂亮的双眸闪烁着,他说:“君莫笑,我这么说你听懂了吗?”




 




君莫笑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又随即恢复了平时的表情,耸了耸肩:“我听懂了,可不表示叶修能理解啊,到头来他欺负蓝河了你又不理我我找谁哭去?”




 




“......你再不把这个野图Boss给我放回原位,我现在就让你哭。”蓝桥春雪看着早就摔得奄奄一息的影子军师沙寒,只剩进的气儿没有出的气儿了。




 




君莫笑哦了一声,手脚麻利地从沙寒手指上捋了俩戒指下来,看着是一对儿。他塞了一个稍小的给蓝桥春雪,然后挥着千机伞,哒哒哒地在围观群众脚下扫射了一圈,说散了啊散了啊,都回家吃饭了,谢谢围观群众的支持。然后在众人嘁嘁嘁的笑声中,又举着千机伞,狗链拖着沙寒,突突突地往野图Boss的出生点飞去。




蓝桥春雪摩挲着手里的戒指,嘴角牵起了明显的弧度。他想了想,还是随手给自己套在了无名指上。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转身,就抬头看到君莫笑手里的狗链,不,铁链,在半空中duang的一下就断了。




 




影子军师沙寒“啊”的一声,摔进了郊外的那片密林中。




 




与此同时,系统刷出一条新信息:恭喜玩家君莫笑成功击杀野图Boss影子军师沙寒!成为第一个单人击杀该Boss的玩家!




 




君莫笑的千机伞还停在半空中突突突,就觉得包里就一沉,沙寒被击杀掉落的东西全进了自己的背包了。




 




他看了看手中断掉的半截铁链,又无辜地看了看已经要炸毛了的蓝桥春雪。




 




蓝桥春雪顾不得刚拿到的戒指了,深深吸了一口气,气沉丹田。




 




他从地上捡起君莫笑摔下来时掉落的扩音器喇叭,啪得打开开关举了起来。




 




“SB滚——!!!!!!!”
















后来蓝河又登录蓝桥春雪,习惯性的打开了人物面板。




“奇怪......哪儿来的无属性戒指?”












THE END








妻奴君莫笑哦(冷漠脸x




一直想写一个妻奴君莫笑,带点忠犬属性(仅对蓝桥春雪)这样




拜托不要再欺负河河问他“我和黄少天掉河里你先就谁?”这样的世纪大问题了!黄少他有人救啊!xx




最早想写的一个连载其实就是君莫笑x蓝桥春雪,叶修x蓝河这样的穿插梗,结果猫症写完写松鼠,松鼠写完写纽芬兰白狼与小熊猫的故事......




等等我好像暴露了下一个坑(面无表情的收回了








晚安咯w

评论

热度(233)

  1. 夜雨晴飔萧昱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