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晴飔

盗墓全职。张起灵吴邪。黄少天叶修许博远乔一帆。瓶邪。喻黄叶蓝。

【叶蓝】你头上有个草

系统自动转发

漆花:

*渣一样的肉渣……熬出来的汤


*咬注意 咬注意 咬注意


*最近写不出东西 写不出东西 不出东西....


--------------------------------------------------------------------------------


    叶修和蓝河确认关系已经有有一段时间,两人平时也只是在qq上聊聊天,游戏里碰个头。偶尔碰上兴欣客场对蓝雨的比赛,顺便见个面、吃顿饭,然后匆匆忙忙地分别。对于两个男人来说,谈恋爱不过如此。


    这么着,元旦来了,毫无防备的三天假期。想想两人在一起两个多月,完美闪避了国庆、中秋长假,所以难得一次假期,就该做点什么,小情侣不是都喜欢趁着节假日约会吗?


    虽是这么说,荣耀最喜欢的就是在节日里办活动,制造“要游戏还是要女朋友”的世纪难题。为了处理各种杂七杂八的事务,这假期一下子被毫不留情地削掉了两天。到了第三天,两人还是决定碰个面,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约会。


    地点定在了G市,形式未定,内容未定。两个男人也没有那么多讲究,站在地铁站里头,望着蛛网似的地铁路线图,蓝河随手指了一个站。


“就去这吧。”站名好听。


 


出了地铁口,两个人都懵逼了,蓝河这手气实力指了个偏僻地方,两眼望去都是些低矮的旧房子,路上也没多少人。他尴尬地挠了挠头发,不好意思地说:“换个地儿吧。”


“这儿挺好的。”蓝河正要转身走回地铁站,却叶修一手拽住了胳膊。


“你……确定?”


“来都来了,随便走走。”叶修无所谓地耸耸肩。


两人走在冷清的街道上,前面不远处有个小公园,说是公园,其实只是一块草皮再摆上几个健身设施。


蓝河一脚跨上一台像脚踏机一样的玩意蹬起来,叶修便靠在前面的扶栏上,随手把口袋里的烟盒摸出来,捏了捏,发现已经空了。他看了蓝河一眼,突然想到了什么,凑近了些,低声说:“小蓝,你头上有个草。”


“啊?哪里?”蓝河停下脚上的动作,伸手去拨。


“还在。”


“这里吗?现在呢?”


“还在……来来,我帮你弄掉。”


“哦。”


蓝河应着,把脑袋探到叶修面前,上面根本就没有什么草。叶修笑了笑,把手按在蓝河头上,稍稍用力,迫使他把头抬起来。这一抬头不要紧,叶修的唇就这么毫无防备地压上来,一个轻触,然后迅速分离。


蓝河从耳根开始发红,挣扎了半晌才蹦出一句:“这是我的初吻!”话一出口也是窘得要命,脸上又烧红了几分。


“初吻不给我还想留着给谁呀?”叶修的手还放在蓝河的脑袋上,趁机揉了几下,又舔了舔嘴唇,“你中午吃了什么?”


蓝河一下慌了,午饭没吃韭菜没吃蒜啊!


“有点甜……”叶修喃喃道。


蓝河才松了一口气,叶修突然又凑了过来:“再来一口。”


“你……滚开!”


在鼻尖碰上鼻尖时,叶修却没有更进一步:“在这似乎不好。”


“你还知道在这不好!”蓝河抚着自己的小心脏,怨念道。


事情还没完,叶修眼睛一斜:“就去那儿吧!”


蓝河随着叶修的目光望去,是一家7天。


“尼玛!”


 


蓝河最终拗不过叶修,更拗不过内心躁动着的小魔鬼。


两人在前台狐疑的眼光下开了个钟点房,取了钥匙后便匆匆消失在旁边的楼梯口。这家旅店设施的确很旧,没有电梯,开门用的是钥匙。房间里的设施也是可以想象的简陋。


    进门后,叶修就一把揽过蓝河,在他的肩上蹭了蹭:“你知道,这是人的本能需求……你要不愿意我也不会强迫你。”


    蓝河正要回答,却被叶修堵住了双唇,舌头长驱直入,肆无忌惮的在他的口腔内卷席着。蓝河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只能笨拙地应付着。


“我后悔了,不该问你这个问题……”叶修松开了蓝河,手又立即从他的衣服下摆摸了进去,“现在不论你愿不愿意,都得听我的。”


在这种天气里,叶修冰凉的手指还是让蓝河打了一个冷颤,但脸上却像是在蒸桑拿,温度迟迟降不下去,还在不断的上升中。


叶修硬起来的地方碰到了蓝河的大腿,蓝河也心慌意乱起来,紧张地咽下一口唾液,从进到房间开始,他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要,要来吗?”


“哟,很主动啊!”情欲让叶修的嗓音听起来有点哑。


“可是……”可是这破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啊,床头柜里只有一张不知道是第几任房客丢弃的宣传单。


叶修皱起了眉头,看上去也十分困扰,如果没有润滑……这事有点难办。


“要不我帮你吧……”蓝河已经做好了献出菊花的准备,现在保住了菊花,反倒有些过意不去。


“你要怎么帮?”


蓝河涨红着一张脸,僵硬地蹲下去,解开叶修的皮带。这下轮到叶修慌了,他后退一步,伸手探了探蓝河的额头:“没发烧吧你?”


“别废话!”蓝河刚刚酝酿好了感情,被打断很是不爽,抡起手臂把叶修的手拍掉,然后继续帮他脱裤子。


“你……不要看。”


“嗯……”


两个人都有些紧张。


蓝河也是看过几个片子的人,知道大概要怎么做。他张开嘴,吞咽下去,慢慢地转动着舌头,用舌尖舔舐着。


“小蓝……你行啊……什么时候偷偷学的……”


叶修的声音断断续续从头顶上传来,蓝河不能说话,只有用力咬一口的冲动,但同样作为男人,蓝河深知那种痛楚,只好作罢。


叶修一只手按压在蓝河头上轻轻地揉着,指尖不安分地在发间挠动。身下湿润温热、以及微痒的触感撩动在他的心头,头皮一阵阵地发麻……他禁不住仰起了头,加深喘息。


“你让我回去以后该怎么办……”


蓝河一只手攀上叶修的腰,叶修也伸出手把它握住,然后合十。蓝河只觉喉咙发干,面部肌肉绷得发麻,但他心甘情愿,叶修舒适的叹气声让他更加起劲……


“嗯……”叶修低吟一声,猛地推开蓝河,白浊随即散了一地。


在叶修射出来之前,蓝河的下身也早已挺立起来。趁着叶修没注意,蓝河借口上厕所打算自己解决,谁知刚一站起来就被叶修从背后捞到怀里,眼疾手快地按住了蓝河的裤裆。


“现在该我了。”


“别……”蓝河吓了一跳,拼命挣扎起来,命根被叶修握在手里让他痒得难受,但让叶修做同样的事他暂时还是有点受不了。


看见蓝河挣得厉害,叶修的语气也放缓了些:“就用手,行了吧?”


怀里的人又挣了两下才安静下来,叶修便就着这个姿势拉开蓝河的裤链,用冰凉的手握上,滚烫的触感传入手指上的每一根神经,叶修轻轻一笑,热气洒在蓝河的耳边,蓝河的身体也随之微微颤栗起来。


他双手紧紧抓住叶修横在他身前的手臂,像是依傍着某个安全的港湾。叶修看着怀中的这个像猫咪一样乖巧的青年,手下也温柔了几分。


“叶神……快一点……”


“这就受不了了?”叶修好笑地伸出舌头舔了舔蓝河的耳垂,“要加速了。”


“哈……”蓝河充满情欲味道的喘息声让叶修下身又蠢蠢欲动地想要站起来。


“小蓝啊……哥以后得怎么办?要不你搬过来吧?”


“……”蓝河抿着唇没说话,高潮涌上头顶的那一刻他已经没有思考的力气了。


 


“真不厚道啊,假期最后一晚也要加班。”


“没办法,接下来就要季后赛了,工作比较多。”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跟喻文州说一声。”


“叶神你别乱来!”


叶修一路把蓝河送到蓝雨俱乐部门前,两人都沉浸在一种离别的悲壮氛围中,如果再加一幕秋风扫落叶来烘托一下气氛就更完美了。


叶修盯了蓝河一会儿,开口道:“你头上有个草。”


“靠!同样的招用第二遍我才不会上当!”


“不是,我说真的……”


“滚滚滚滚滚!”蓝河挥舞着手臂把叶修伸过来的手打掉,“别在蓝雨门外乱来!”


蓝河真怕叶修会乱来,说着说着就闪身钻进蓝雨侧门,还不忘隔远喊了声“再见”。心情还未平复,这一转身又撞上一个人。


“喻喻喻喻队好……”刚谈起的人这就出现了。


喻文州先是一愣,然后礼貌地点点头:“你好……那个……”


“怎么了喻队?”蓝河又恭恭敬敬地凑近了些。


“嗯……你头上有个草。”


蓝河沉默了足足有十秒钟,才伸手往头上摸了摸。


我去!还真有个草!




END

评论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