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晴飔

盗墓全职。张起灵吴邪。黄少天叶修许博远乔一帆。瓶邪。喻黄叶蓝。

【叶蓝深夜60分】 Winner?

甜的有点想哭

Liquor蓝.:

   @叶蓝深夜60分 








   考试已过(^o^)/算回来了吧,中篇看情况更。


   谢谢题目,码字过程中无数次被我蓝萌的不要不要的,我才是输的那个好吗!






















   世界频道刷出的一条系统消息,正式标志着蓝溪阁拖了一个多小时的boss又被叶修抢到手了。




   蓝河摸着鼠标,站在刚刚结束的“战场”上有些茫然,身后精英团的高手们都无比心累的不想说话。笔言飞发来一溜儿大哭的表情,“老蓝你家那位真是一点儿面子也不给啊,有没有家法啦……”蓝河脸一红,怒气值蹭蹭的就上来了。按理说,抢boss这事真是能者为之,被抢跑了只能自己个心里堵,就算是叶修蓝河也不希望他冲自己的面子徇私。但时间久了,难免有点小情绪——真的一点也不手软啊,好像在一起生活了三年的那个人和旁人没什么区别。话又说回来,要是叶修真让着他,好像也不太乐意。




   如此,这思绪好像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找不到出口。




   他一拍桌子,气势汹汹的就出了自己房间,一脚把叶修那边的房门踹开,动静之大,把叶修的烟都吓掉了。




 “把烟掐了!”




 “是是是。”叶修一看这就是把媳妇惹毛了,他一叠声答应着,乖乖的把那半截烟捡起来顺手掐灭了。




 “瞧你这边乌烟瘴气的,屋子这么乱!”叶修视线转了一圈,房间里明明才打扫过,如果只有床头柜上斜放着一本电竞之家这样的状态也算乱的话。




 “今天是不是没刮胡子?!”




   叶修一懵,摸了摸下巴。他的胡子长的不算太快,通常两天刮一次,而且昨天才刮了。这是进入无理智的发泄状态了啊,叶修摆出一副特别诚恳的认错表情,“是,我错了,我反省。我以后半天刮一次。”




  “昨天我睡觉了你是不是五点才睡的?”

  

   敢情你知道啊?以为你早睡熟了呢。叶修心里嘟囔着,嘴上又来了一次深刻的检讨,“你真是太明察秋毫了,合着你大人有大量没有戳穿我啊……”接下来,蓝河把前天、大前天、一个礼拜前的,甚至叶修都忘了的事拿出来数落,颇有点无理取闹的小架势,就是只字不提boss又被抢了这个最主要也最直接的原因。叶修秉承着虽然不知道到底有没有错但揽过来就对了的原则,从头到尾一副以后要坚决改过的好态度。




   蓝河哼了一声,半天没说话,估计在想词。




   小神态可爱的要死。




   叶修有点忍不住,过去把人抱住,蓝河在他怀里还是气哼哼的,倒是没推开他。




  “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我真是罪大恶极啊,还有吗?”




   蓝河一抬头,叶修嘴角噙着一丝藏也藏不住的笑意。刚刚消下去一点的火又爬上来,他咬牙切齿,“多着呢。我告诉你,我要跟你决斗!”




   总算沾点边了,但叶修同时又犯了难,本来因为抢boss就惹的他憋这么久的火才发出来,现在再pk被虐一下那刚才不白发了么。他正想着,却见蓝河跑到隔壁房间拿了一盒什么东西过来,他定睛一看,飞行棋。




   过了一会儿,蓝河沉着脸又拿着一盒五子棋走进来。




   又过了一会儿,一副扑克被他俩从打三儿玩到干瞪眼。




   大概半小时以后,蓝河面无表情的把游戏接上了客厅的液晶电视,递给叶修一副手柄。






   ……






   叶修很想劝一句,心情可能会影响发挥,而且他其实也不擅长,可能天生关于游戏的技能点都是满的,有时候只能算险胜。他又想了一下,这句话说出去可能反作用有点大,于是也高深莫测的沉默着。






   这个时候还是要点脸吧,不然真逼急了媳妇跑了怎么办。




   蓝河缓了缓,好像接受了这个现实。然后起身去做晚饭了。叶修有点愣,这就完了?但他也见好就收,赶紧跟着去打下手去了。




   吃完饭洗了碗,叶修也没上游戏陪蓝河看了会电视。又照常洗了澡,刚躺床上,蓝河突然发了大招,直接一抬腿跨坐在叶修身上。






   蓝河在他之前洗澡,头发还半湿着,眼里身上都带着一层诱人的水汽。屋子里只开了床头灯,这种光线下的蓝河更让人口干舌燥。叶修对着这突如其来的福利咽了口口水,但照今天蓝河输了一天的状态来看,此时此刻还是谨慎点好。




   但真的,不好忍啊!




   他刚想做点什么,蓝河突然俯下身子,把手按在他的胸口,非常认真的说道,“今天我在上。”




   叶修难得的冷静了一下,觉得自己好像听错了,“你再说一遍。”他的眼里透着严肃和认真,连带着这总裁般的口吻,倒把蓝河装出来的气势吓退了一半,但还是坚定的重复了一遍,“我说,今天我在上边。”话音刚落,便觉得一阵天翻地覆,叶修已经抱着他的腰把他摔进了被子里,还使了使劲,不让蓝河瞎动弹。




  蓝河有点欲哭无泪了,都是宅男,怎么叶修的劲儿就这么大。




  叶修在他嘴上啄了一下,“听话啊,不要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怎么就幻想啦,你欺负了我一天!”蓝河歪过头又变成了气哼哼的模样。




 “我怎么欺负你了,你说说。你说我哪儿不对我都听着,决斗也是你说的,还输不起了?”






  “……你就欺负我了。”




  叶修又低头舔了舔他的唇,直接不废话的手脚并用准备把蓝河吃干抹净,开始真正的欺负他。蓝河喘了几口气,还记着抗议,“抢我boss就算了,那些游戏你也不知道让让我……一直都赢不了……”




  叶修抽空惊讶了一下,“原来能让啊?”












  把蓝河抱去又冲了个澡,躺下没多久,蓝河便睡着了。




  叶修昨天睡得晚,此刻偏偏没有了睡意。他侧支着身子,看着蓝河把半张脸埋进枕头里,睡的睫毛都不颤,连呼吸都是轻轻的。不知为何,让他回想起蓝河无数个生动的表情——开心的时候连眼尾都染着笑意,害羞的时候低着头脸能红到耳朵根,倒是没有见过他真生气,这个他非常有自信能辨认得出来。他这才算真正理解了那句矫情却又异常真实的,你在我眼前,我却又开始想念。




   最后连带着某些回忆也一起流泻出来。




   蓝河提着行李箱,眼神空空的望着街上的车流。却在看见他的一瞬间,神采飞扬。那样有底线又小骄傲的蓝河,放下一切决定就此和他叶修一起共度余生。






   为了有更多的时间照顾生活残障人士叶修,偷偷给春意老打电话商量上班的时间。




   小心又紧张的向他询问兴欣一众人的爱好,生怕融入不到这个大家庭里去。






   ……








   蓝河突然动了动,他皱了皱眉,嘴里发出一声像在梦中的呓语,“叶修……”




   不知道又梦见了什么。




   叶修没有告诉他的事有很多,比如在接到人之后才敢放心取消的机票、比如直接通知陈果能在家里解决的问题就不去兴欣网吧了、再比如之前连手机也没有,现在却也能倒背如流的有可能能联系到蓝河的所有手机号。




   他躺好,把人揽怀里,才心满意足的准备入睡。




   我认输。叶修承认,赢不了的是我才对。
















   
















   
















   
















 

















评论

热度(101)

  1. 夜雨晴飔柏聿 转载了此文字
    甜的有点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