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晴飔

盗墓全职。张起灵吴邪。黄少天叶修许博远乔一帆。瓶邪。喻黄叶蓝。

【叶蓝】三百六十五秒

嘤嘤嘤

荒风浩荡:

*又被屏蔽了,第三次我们走新浪博客外链吧,这次不要再屏了希望


@抔沙掩黄土  点的黑道卧底到床上梗,完全没写出黑道的感觉啊不会QAQ 去年六月的点文拖到现在我是真没脸……


*不会写打戏也不会写肉,最后就……这个样子了希望别嫌弃




看着眼前一片“其乐融融”的和谐景象,蓝河只觉得后背发凉。


被称为“第十区”的这个区域,本来应该是由霸图,微草,蓝雨三家势力制衡的,却有变故横生,于是也只能是应该了,而蓝河现在就在这个变故里。


一开始是没有人注意到“兴欣”的,因为有一个太抢眼的人,用着“君莫笑”这个称号把原本的秩序搅得乱七八糟,偏偏他们这些人还真斗不过他,一查背景也是一片空白,每次出现都戴着一个写着“哭”字的面具,直到不久前兴欣成立他们也没有多挖出多少。而这个兴欣,过往同样什么都查不出,“君莫笑”本人也毫不在意地说过,兴欣就是由他们创办的。


其实在兴欣出现之前就隐隐有了预兆,再厉害的老大也是需要“犯罪团伙”的,当跟着他出现的人越来越多,蓝河就知道他背后的组织应该要浮出水面了,谁知道他是要新建一个。


作为蓝雨下属情报部门蓝溪阁的分部部长,蓝河在之前就和“君莫笑”有过交流,只不过是隔着电波的,交流过程总让人憋屈,结果却还能满意。而现在,他这个部长亲自进入兴欣卧底,可见蓝雨上面对兴欣的重视,或者说对“君莫笑”这个人的重视。


蓝河在进入兴欣以后,知道了“君莫笑”的真名叫叶修,然而他心里却另有想法。


在蓝河被派到兴欣做卧底以前,蓝雨大当家喻文洲就告诉了他“君莫笑”的真实身份,被称为“斗神”的传奇一样的人物,叶秋。


此时此刻这位“斗神”就在自己面前,就算之前与他的接触中并没有见过面,蓝河还是紧张的有些心跳过速,而且,眼前的氛围有些太奇怪了吧?


桌上摆了零食饮料,一边嗑瓜子一边聊天的这群人就是……兴欣高层?


正在恍惚间,有人往蓝河手边放了一杯水,他看过去,是一个清清秀秀的少年,看样子也就十七八岁,腼腆地朝他笑了下,这要搁外面绝对就是一乖巧好学生。


面对这样一个人,蓝河身在黑道却仍旧正义感爆棚的想,叶秋你个不要脸的,小孩子都不放过!完全忘了自家那个十四岁的前几天还缠着他闹腾,想来他就是被叶秋,现在应该叫叶修了,欺压多了,所以看人怎么都有问题而已。


随后,指节叩击桌面的声音把蓝河乱飞的思绪吸引过去。


“都停了啊,在新成员面前严肃认真一点。”


这句话说完以后刚才说笑的人把视线都集中了过来,即使面前还堆着瓜子壳,还是突然有了十分正式的氛围。


“绝……色?”


蓝河控制着自己不去躲开自叶修说完他的代号以后在场人投过来的目光,他们这些人不见真名用代号的多了去。


那时兴欣初成立,正是要人的时候,蓝雨大当家亲自通知让他去兴欣卧底,身份背景都已备好,然而蓝河看到自己身份的时候还是震惊和嫌弃立刻浮现在了脸上。
这名字谁弄出来的咱是去卧底能低调点不分分钟引起注意把我踢出来?


不过喻文洲还是一脸淡定的微笑,跟他说不会出事,怎么说这位也是以计谋见长的,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就是没关系了。蓝河想,说不定就是要引起注意以达到迅速进入兴欣内部的目的,或者是反其道而行之反而不容易让人怀疑?


最后的结果倒像是两种都是了。


除了蓝雨以外,其他帮派也派出了卧底,蓝河是看着叶修“客气”地拆穿他们把人扔出去的,蓝河一度以为自己也是同样的遭遇,叶修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能感觉到心脏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连喉咙都有些发紧,对方却是在问他愿意加入吗。


蓝河是后来才知道这个加入是指的他被看上挑进上层人员了,叶修说看出他有那个能力,他不知道那个出挑的名字在里面有多少助攻,不过听叶修念他代号那个惊疑的语气可能是没多大关系,或许这位看人的眼光就是和他们不一样呢。


最后蓝河还是决定先顺其自然,总之,有机会把这里的情况递出去,让智商拔群的蓝雨当家去费那个脑子,而那边传回来的消息是喻文洲判定无碍,让他安心接受好好卧底。


没过多久,蓝河和兴欣的人就都已经适应了这个名字,而又一段时间蓝河与这群兴欣高层的关系已经很是熟悉了。其实这些人大部分都还是很好相处的,也就是说还是有一些人不好接触,蓝河本人倒是没什么想法,这才是正常现象,他们忽然把他当自己人反而更让他不适应。


观察下来,蓝河还是把原因归结到了叶修身上。因为这些人,兴欣的这些核心人员,或多或少地都对叶修有着一种“绝对”的依赖和信任,只要是叶修信得过的人,就像打上了免检标签一样,而叶修还真就对他特别信任的样子。


在很多时候叶修都会把他带在身边,俨然要把他当二把手培养的样子,可能是看穿了他的这个想法,叶修直接对他说:“不是要让你做兴欣的二把手,而是做我身边的人。”听完以后蓝河更加惊讶了,这句话里仔细一想包含了太多东西。


他把兴欣和自己分开了,一般要培养帮派以外属于自己的势力多半是与帮派有了分歧芥蒂,可兴欣分明是叶修自己所创,他现在也是兴欣的老大,再看其他人对他信任的程度,而且兴欣才创立不久这样的思虑实在有些没必要,或者说是他有自己看不出的长远考虑。另一方面,就算需要这样的人,怎么会挑上不算知根知底的自己,不是还有对他有着一种迷之崇拜的包荣兴吗?


蓝河困惑颇多,而蓝雨传回来的解答却还是让他抓住机会,取得叶修的信任。看着那只修长好看的手把盛了水的杯子放在自己的面前,蓝河想“取得叶修的信任”这件事他大概已经完成了,虽然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抹了一下呛到咳出的眼泪,蓝河虽然看上去卧底任务进展顺利,却让他产生了自暴自弃的沮丧感。
叶修握着筷子的手时不时地从他眼前闪过,虽然没有注意过叶修的脸,在卧底事件之后他就放弃面具了,但他的手真是非常好看,手指细长,骨节分明的,很有美感,蓝河无意识地戳着碗里的饭,想这双手握着枪的样子一定也很好看。


结果这个想法没多久就实现了。


走在蓝河左侧的叶修突然揽过他往旁边一闪,子弹擦着蓝河脸侧飞过,蓝河立刻抽出携带的枪指向枪声响起的方向,而一旁的叶修却是带笑看着另一个方向。


好一会儿都没再有枪响,但两个人都没有丝毫放松。


叶修依旧是看着那一个方向,突然加深了笑意,开口说道:“还不准备出来?在我面前偷袭你们是在低估我还是高看自己?”


他脸上的笑嘲讽意味十足,没一会儿果然从叶修面对的地方走出一个人,作为情报部长的蓝河一眼认出那是嘉世的刘皓。
只有他一个人现身,而周围准备袭击他们的绝对不只这一个,叶修的那句话里也用了“你们”。蓝河依旧保持着戒备,而另一边刘皓已经开始“叙旧”了。


“叶秋,你怎么就不肯安安分分地待着呢?”


“呵呵,你要是能安安分分地做事也不会用了这种手段还混成这幅样子。”


蓝河听着他俩的对话,在脑子里过了一边他们之间可能的恩怨。


叶修以前就是嘉世的,那时候还叫叶秋,个人能力优秀得没话说,但稍微一分析就能看出他手下的势力在逐渐被架空,这点跟情报打交道的蓝河更是清楚。毕竟嘉世的老大还不是叶秋,说怕他威胁到自己的地位也有可能,后来叶秋宣布退隐,嘉世表面给出的理由是他受了重伤,但可信度并不高,而且从叶修出现在“第十区”之后的事来看也没有什么重伤的迹象,现在看来倒是和这个刘皓有关。


在心里迅速地分析完成,蓝河还想着找机会把这件事传给蓝雨,而叶修那边似乎已经叙完旧了。


“叶秋,你最好还是去死吧。”


这句话像是一个口令,攻击从这里开始。
让蓝河奇怪的是刘皓竟然没有对他们开枪,反而是冲上来准备肉搏的样子,叶修也真的接下了他的招,开始了近身战。蓝河虽然心有疑惑,但依旧警惕,周围还有其他未知的威胁。


不过现在叶修和刘皓因为打斗位置不好确定危险反而没那么大,除非那个开枪的人枪法好到一定境界了,这样算起来他自己就成了一个靶子,蓝河想着又握了下手中的枪。


本来打斗的两人都是赤手空拳,但刘皓手里突然多出来一把匕首直向叶修刺过来,叶修反应灵敏地挡住了,用一把不知道哪儿拿出来的短刀。刘皓眼里有些惊诧,嘴上还是说着:“今天就把命留在这里吧。”叶修立刻还回去:“你还没有这个本事。”


蓝河发现两个人突然陷入一种“静态”,立刻明白了情况,更加仔细地注意着周围,在某处闪出一个人影时他就快速朝那个地方扣动了扳机,然而还是晚了些。蓝河条件反射地转去看叶修,对方已经换了个姿势躲过子弹,然而因此刘皓的刀却划到了他面前,蓝河第一反应就是去拦下来,于是叶修就看到自己面前的匕首被一只手给握住,鲜红的血液迅速从指缝中冒出,沿着手臂蜿蜒地流下。


就在蓝河伸手挡匕首的时候,叶修躲子弹的同时把自己手里的短刀朝子弹飞来的方向扔去,一声惨叫接一声枪械落地的声音,这一个危险暂时解除了。


刘皓的匕首被蓝河抓在手里,抽了一下没动就果断放弃了,后退几步,一边拔出了枪对着叶修开了一枪,叶修在刘皓放开匕首的同时握住了蓝河持枪的手朝刘皓开了枪,然后揽着人往旁边一躲。打过去的子弹击中了刘皓的手,枪掉在地上。


“就你这样,永远都赢不了我。”


这次刘皓却是没再反驳,咒骂了一句捂着手准备走了,结果却是没那么容易,突然飞来一块板砖,正好把他拍晕在地,这战斗方式,蓝河已经知道来的人是谁了。
“敢打我老大还想跑!”


高个子的青年走过来后还朝地上躺尸的人身上踹了两脚,蓝河看向另一个可能的潜在威胁,果然已经彻底解除了,旁边站着一位留着利落短发的美女。


除了这两个已经出现的人周围一定还有其他人埋伏着,只是看这情况估计都被唐柔小姐和包荣兴同学给解决了。


之后四人丢下地上嘉世的几个不管快速赶回了兴欣,主要是叶修很急的样子,这其中的原因在他拖着蓝河到安文逸面前一脸阴沉地让人给蓝河左手包扎时完全明了。
安文逸给伤口消毒时蓝河还是抽了口气,叶修接着就说:“看着疼死哥了。”
蓝河心说我都没喊疼你疼个什么,又听见了下一句。


“你肉疼我心疼。”


蓝河嘴角抽了抽决定不搭理他,安医师手上的动作一顿,送了这两个人一个白眼。


在这次事件之后蓝河发现兴欣众对他的态度有了一些变化,是那种更加自然更加信赖的关系,如果说之前他们对他的友好态度是因为叶修的话现在就是因为他自己了,只是他总觉得有的人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而这以后叶修对他好像也有些不一样了,虽然之前叶修说过“不是让你做兴欣的二把手”这样的话,但现在已经逐渐让他接触到了一些可以说是机密的东西。
比如关于兴欣竟然在蓝雨地盘上开了一家酒吧。


作为一个卧底,蓝河还是尽心尽力地把这件事汇报回了蓝雨,然而心里还是隐隐有着不太对的感觉,他判断为是心里对兴欣和叶修的愧疚造成的。


虽然现在已经是蓝溪阁分部的部长,但当初的当初蓝河也出过卧底任务的,自然明白卧底的工作本来就是骗取信任,不应该有什么内疚之情的,只是那都是久远的当初了,他现在是真的对这群看上去不怎么着调的人有了愧疚的感觉,尤其是叶修。


而对于叶修得知他的卧底身份后的事蓝河更是潜意识抗拒去想,现在叶修有多信任他,那个时候他可能出现的一切反应,稍微想一下心里都像是如坠深渊的恐惧。


距离蓝河得知的蓝雨对那家酒吧采取措施的日子越来越近,他得到的命令是在那一天想办法拖住叶修,让他迟些接到消息,或者,接到消息也没办法及时赶到。


直到那天到来蓝河也没想到怎么办,各种情绪交杂让他更是心绪不宁,都没注意到叶修比之平时更甚的殷勤。


即将进入夜晚,估计蓝雨可能是要动手了,蓝河的注意力一直高度集中在叶修身上,然而一直都没有消息传来的样子,蓝河却更加不能放松。


叶修拉着他喝酒,蓝河一心想着拖着他,对于这样的事当然是十分乐意,还想着要是能灌醉叶修就省事了,却不知道实际上根本不用灌。


两人在一张桌子前坐下,桌上摆了满桌的杯子,里面的液体应该都是酒,空气里的酒味重的都很醉人。


叶修提出猜拳的方式来决定喝酒的一方,简单直接,蓝河心里有事不作多想就依了他,本来想凭自己以前的战绩应该是赢得多输的少,不成想“斗神”在这方面的战斗力也甩了常人一大截,到最后蓝河晕晕乎乎的了叶修还是从容自若的样子。


直到蓝河面前的杯子清空了一片都能让他趴在桌上了叶修还转着自己的第三只杯子。最终叶修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扶起蓝河说带他去休息,蓝河脑子里都糊成浆糊了还记着他的任务,可惜在脑子里就留下了个“不能让叶修走”的印象。


【接下来请戳这里】


第二天蓝河醒时先觉得头有些痛,稍微动了一下又感觉到身上的酸软疼痛,昨晚的回忆跟着出来了。


“哟,醒了啊。”


罪魁祸首就在他身旁坐着,但蓝河还没法兴师问罪,他还没忘记自己现在的卧底身份,括号已被识破括号完,而旁边这位就是对方老大。蓝河在等着叶修说话,叶修像是看出他的想法了,也真说了句。


“蓝河部长现在有什么想问的吗?”


这个称呼还真让蓝河想到了一个问题,昨晚叶修说的那两句话……


“你说蓝雨把我送给你了什么意思。”


“哦,这个嘛。”叶修咳了一声,看着他说,“兴欣和蓝雨是合作关系了,以后你就留在兴欣工作了。”


蓝河狐疑的眼神,叶修干脆从床边摸出蓝河的手机在屏幕上点了好几下然后递给他。


“不信你自己问喻文洲。”


手里的手机已经是拨号状态了,接通以后蓝河听着对面传来的声音,真的是蓝雨大当家。


“是真的,以后蓝河你就留在兴欣协助那边的工作吧。”


蓝河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什么,问到:“蓝雨和兴欣是什么时候开始合作的?”然后他好像听到那边笑了一下:“你去兴欣之前,我发现‘君莫笑’是他以后就决定与兴欣合作了。”


“那,我来兴欣卧底……”


“是叶修前辈的意思。”


挂了电话,蓝河看着叶修的脸,久久无言,什么事儿啊这是……


这天以后,蓝河发现兴欣其他人对他的态度又产生了变化,不过蓝河现在已经没什么想法了,就是包子如果不喊他“大嫂”的话就更好了。


在一起一段时间后,蓝河问叶修以前面具上为什么要写个“哭”字,后者看了他好一会儿,才说:“媳妇儿啊,那是个‘笑’字。”


=========END=========
#一句话番外#


为什么叶修那时一直不愿意深吻蓝河呢?


因为他酒量奇差怕醉。


那为什么他之前喝了几杯都没醉呢?


因为之前他面前摆的好几杯都是水。


++++++++++++++++++++++++


顺便问一下有没有什么外链好用的,万万没想到自己也有被屏蔽的一天

评论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