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晴飔

盗墓全职。张起灵吴邪。黄少天叶修许博远乔一帆。瓶邪。喻黄叶蓝。

【叶蓝】捕蝇草的暗恋

神一般的设定

萧昱然 🐤:

※花吐症设定








※微林方注意








※这文有毒,谢谢喜欢❤️
















叶修的身体出了某些小小的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这个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H市的早晨,兴欣众人抛掉日常训练项目,聚在一起兴致勃勃地讨论叶修的状况。








 








陈果首先唉唉叹了口气。她看起来有点担心,又有点乐呵呵围观的架势:“叫你不信花吐的存在,现世报来得好快一时承受不住了吧。”








 








几个姑娘昨天一起看漫画聊到这个梗,结果路过的叶修嗤之以鼻地表示了不屑。








 








然后他遭殃了。








 








叶修张了张嘴正准备还口嘲讽回去,结果啪得吐出一朵草。








 








于是叶修又闭嘴了。








 








方锐看向会议室茶几上叶修吐出来的草,特好奇地想仔细看看,伸手过去又被魏琛拦下。








 








“这可是沾满老叶口水的草啊,是他吐出来的。”魏琛痛心疾首地提点方锐。








 








“......”于是方锐也闭嘴了。








 








罗辑同学拿出一张餐巾纸,迅速钳住了还在诡异活动的这株草。他翻来覆去看了看,然后在众人视线的集中注视下,推了推眼镜缓缓开口。








 








“这是捕蝇草,产于北美洲的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能够很迅速的关闭叶片捕食昆虫,这是种和其远亲猪笼草一样的食肉植物,在茅膏菜科捕蝇草属中仅此一种,属于维管植物的一种......”








 








众人:“???”








 








罗辑推眼镜的手就僵住了。








 








于是在这群知识水平略低的众人面前,他也闭嘴了。








 








大家都闭嘴了。








 








当事人叶修自然不能不说话,他捂着嘴哼哼道:“那这玩意儿怎么解决?张嘴就能吐出个.......”话还没说完,叶修摊开手心,新产的捕蝇草正微微张合着叶片,一抖一抖。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草。”








 








众人不厚道地笑趴了一地,结果可怜见的方锐大大又率先中枪被叶修踹了一脚。








 








然后叶修拉住了方锐的双手贴在自己的脸上,示意方锐别说话认真看自己的眼睛,他的眼神无比严肃和真诚。








 








方锐:“......你不要趁林大大不在你就对我耍流氓吃我豆腐啊。”








 








叶修不说话,只是慢慢把贴在自己脸上的方锐的双手挪到自己嘴上捂住。他紧紧抓着方锐的手腕纹丝不动,然后哇的一声,又吐了只捕蝇草。








 








方锐:“......草!”








 








趁方锐冲去洗手间洗爪子,叶修长出一口气向后一仰靠在沙发背上,示意兴欣众人继续讨论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








 








安文逸翻着手机浏览器,给几个在座的不知道花吐症的人科普:“是日本同人界的一个梗。基本的设定就是说暗恋别人的话,暗恋者会得一种吐花的病。”








 








众人点点头示意了解。安文逸手指滑动了下屏幕,抬头看了看叶修,神色有些奇怪。








 








“......如果两个人两情相悦的话,花吐症就会自动解除。”他接着念道。








 








这下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老叶/老大/前辈居然谈恋爱了?!”








 








叶修面色苍白地丢掉刚吐出来的新的捕蝇草:“惊讶什么,都说了吧,还是暗恋。”








 








唐柔微微颔首笑道:“叶修前辈也会有拿不下的Boss呢,真稀奇。”








 








叶修有些无奈地摆了摆手回答:“可不是,压倒全荣耀全联盟的关底Boss,哥一人单刷实在难成,这么久都没能拿下啊。”








 








兴欣的众人脑袋挨脑袋凑在一起,纷纷猜测叶修暗恋的对象会是谁。包荣兴说老大是不是看上隔壁便利店收银的那个长腿妞儿了,方锐跟着吐槽说那完了老叶的这花吐病得带进棺材,不指望人家姑娘看得上他了,结果看到叶修又张开嘴往他旁边凑干脆转身就跑,躲得远远儿的。








 








苏沐橙笑吟吟地看着大家众说纷纭猜测叶修的恋情。女神嗑完最后一粒瓜子,拍了拍手上的瓜子儿皮屑,不急不缓地插了句嘴:“蓝溪阁的小剑客长得挺好看的呢。”








 








叶修偏头看了一眼苏沐橙,苏沐橙在一个眼杀中乖乖举起双手做投降状,表情看起来极其无辜。








 








众人“哦~”的一声,极其团结的发出一个和谐的起伏的尾音,然后又陷入了新一轮的讨论中。








 








叶修揉了揉有些胀痛得一跳一跳的额角,夹在手里的烟拿起又放下。老烟枪看着近在咫尺的烟,却没法抽。








 








算了,不如嘴里叼个草。








 








 








叶修赶跑了一群借机不训练的人回去加训,这才随便找了台机子就划了君莫笑的账号卡登荣耀。








 








他熟练地拉开好友列表,唯一的一个单人分组里,显示蓝桥春雪在线。








 








哟呵,今天上线这么早。叶修笑呵呵地摩拳擦掌,操纵着君莫笑就按照放在蓝溪阁那儿的卧底汇报的坐标跑去。








 








只是等他到跟前儿了,一开口打招呼就变成了:“蓝......”








 








然后啪得吐出了一朵捕蝇草。








 








蓝桥春雪正在做任务,他转了个身,看着有些抽搐的君莫笑疑惑道:“叶神?早上好。”








 








“早上....好。”两朵捕蝇草。








 








蓝河听到耳麦里似乎有些奇怪的动静,关心道:“叶神你还好么?不舒服?”








 








“没事,小蓝今天这么早上线啊,这么......勤劳不如来兴欣给我......管理下!公会!”这次直接一回两发,四朵捕蝇草。








 








叶修有些抓狂得不耐烦了,他干脆关了麦,噼里啪啦打起字,键盘声都能听出他有多想泄愤就是找不到出入点。








 








[君莫笑]:这会儿不方便开麦








 








[蓝桥春雪]:哦








 








[君莫笑]:下周蓝雨对兴欣客场,你来不来?








 








[蓝桥春雪]:......叶神你等等








 








叶修左手攥着一只还在活动的捕蝇草,等着蓝河的回答。他心说你要是不来哥就是去找喻文州帮忙,也得给你弄来H市。








 








顺便解决一下这个奇葩的病和个人问题。他又暗搓搓地补充了一句。








 








[蓝桥春雪]:来的。网游部这边要出人,其他人都挺忙,我就申请随队了。








 








叶修心里简直要狂飙手速的给蓝河积极工作的态度怒点十二万个赞,就差没殷勤地问候下几点的飞机几点到要不要接要不要直接住我这儿了。不过等等这个直球好像是打得有点快。








 








蓝河当然不知道叶修心里那点小毛毛小九九,他隔着一千三百公里的距离,在蓝雨俱乐部的网游部办公室里随手翻了翻自己的台历,出行日期上画着一个大大的圈。








 








马上要见到他了。








 








蓝河叹了口气,他不着痕迹地轻轻捂住自己的心口,试图抚平逐渐加速的悸动。








 








 








H市的初夏远没有G市闷热得那么快,叶修站在体育馆的员工通道,看那个消瘦挺拔的蓝色身影看得出神。








 








像颗小白杨。观察员叶修一脸正色地评价道。








 








然后跟在他旁边的乔一帆很熟练地把水杯递过去,说前辈你的捕蝇草又要吐出来了,这儿没垃圾桶等下我拿去丢掉就好。








 








方锐两手插在外套兜里,站在旁边一脸幸灾乐祸:“你的小白杨呢?怎么不见来搭理你?我说老叶可别是你没戏了吧。”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叶修吐出来的捕蝇草糊住了他那一脸的幸灾乐祸。








 








方锐一脸为什么中枪的总是我的悲壮表情,接过乔一帆递过来的纸巾,再一次冲进了厕所。








 








小白杨还在忙活,手上的箱子一个接一个的搬来搬去。叶修有些心疼,想去拽他休息,又不知道以怎样的身份去关心他。








 








朋友?偶像?暗恋者?图谋不轨的大神?








 








叶修想起那天包荣兴从网吧的众多装饰用的花盆里挖回来的土,挥着小铲子一脸脏兮兮还要雄赳赳气昂昂地说老大以后你吐出一个猪笼草咱就种一个,完了送给大嫂,多余的拿去卖掉换钱!








 








罗辑跟在后面小声科普说那是捕蝇草不是猪笼草两个长得不一样的......然后都还没科普完被包荣兴拖走进行严肃认真的流氓教学了。








 








早知道就拿一盆了,好歹还是个搭讪礼物啊。叶修叫苦不迭地悔不当初。








 








结果直到比赛结束各家散场,叶修也没能去和自己未来的小白杨说上一句话。








 








许是因为现在和蓝河在地理位置上接近了,叶修的吐花,不,吐草频率比起之前少了很多,比赛时也没出一点岔子,但还是让人无法忽视这个奇葩的设定。








 








不过等叶修晃晃悠悠一脸懒散失望的样儿,跟随兴欣众人大部队回到网吧时,就看到门口有个穿着蓝雨应援短袖的人在徘徊,消瘦的身影却很挺拔,在路灯下朦胧得好看。








 








哟!敌人要打进内部了!包荣兴不明所以得兴奋起来。








 








省省吧,我大蓝雨的人怎么会干如此偷鸡摸狗之事,老夫不信。魏琛哼哼道,一定是诬陷!栽赃!包子上去看看!








 








结果还没冲上去就看到陈果一记眼刀飞了过去。








 








她一语中的毫不留情:可你现在是兴欣的人。








 








然后魏琛就蔫儿了吧唧的闭嘴了。








 








方锐睁大眼睛打量了那个青年几眼,然后反应了过来。








 








哟,小白杨。








 








乔一帆瞬间也懂了,于是认真的好孩子也跟着队形:前辈的小白杨来了。








 








......所以一个随口说出的形容词你们能当梗玩儿到什么时候。








 








叶修站直了身子清咳两声,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他大步走到蓝河前方也不打招呼也不动,然后满意地看着低头小白杨低头徘徊结果一头撞进了自己怀里。








 








蓝河慌忙地抬头道歉:“对不起我刚才......叶神?你回来了?”蓝河的表情变成了错愕,仔细看还有点儿脸红。








 








“叫叶修。”








 








“......??”








 








蓝河表示实在不想在兴欣众人的yooooo声中和叶修争这些奇怪的要求,他脸皮还没叶修这么厚,宠辱不惊似的。








 








 








完了叶修带蓝河去了自己房里,把企图听墙脚的方锐拎出去顺便给林敬言挂了通电话,方锐瞬间表示好累不能爱下去,然后开始接收林敬言的消息轰炸,理由是“听说方大大最近对别人家的八卦很感兴趣?是因为春天到了吗?还是我让方大大觉得寂寞到没事儿做了?”








 








方锐看了眼愈来愈近的夏休期,边骂叶修边捂着脸泪流满面。








 








这边叶修倒了杯白开水给蓝河,两个人都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房间里气氛有些说不上来的奇怪。








 








他的小白杨捧着玻璃杯安安静静坐在自己床边,叶修打心眼儿里觉得这个画面非常特别以及及其的好看。








 








他凑近了点,站在蓝河旁边,伸手揉了揉蓝河柔软的头发,很好闻。








 








这个人身上沐浴露的香味很好闻。








 








直到蓝河被他揉头发揉到从耳尖一直红到了脖子,叶修才停下了手,但也没挪开。








 








对上蓝河有些奇怪的眼神,他这才深吸了口气,开口问道:








 








“缺男朋友吗?”








 








“啊?”蓝河没反应过来。








 








叶修干脆直球一竿子打了下去:“没男朋友就考虑考虑我吧。有存款有房,买得起车,年收入绝对够高。”顿了顿,他继续说道:“而且还很专一。”








 








蓝河脸瞬间红了。








 








叶修告白成功,乐呵呵地恢复不要脸状态,他说蓝河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啊,说完俯下身子就要去亲嘴巴抿的紧紧的蓝河。








 








结果还没挨上去蓝河就嗷了一嗓子,手里的玻璃杯被自己哆哆嗦嗦抖掉了一半的水。








 








叶修吐出的捕蝇草狠狠夹了蓝河的下嘴唇一口。








 








......所以我还没亲就让这玩意儿先占了便宜?!叶修扶着额头内心简直痛苦得直哼哼。








 








“这是什么东西?!”蓝河颤巍巍地用大拇指和食指夹起了刚才咬了他一口的捕蝇草:“叶修你在逗我吗?!”








 








“......捕蝇草。”叶修心里一个大写的Sad,他只能乖乖回答道:“他们说这玩意儿是花吐症。”








 








当然知道花吐症是什么的蓝河,迅速联想到了病症缘由后,脸更红了。








 








叶修咳了两声,说其实是可以治好的,只要我和我对象两情相悦就成。








 








然后他说,蓝河,你乐意我把这劳什子玩意儿治好吗?








 








蓝河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叶修知道蓝河也是喜欢自己的,这下完全放心了。于是干脆又逗他说:“想好了?本店出售概不退货,治好了以后就得跟着我了,万一复发我找谁哭去。”








 








蓝河拉住叶修衬衫下摆。他坐在床上,叶修站着,不得不仰起头,像颗挺拔的小白杨似的,一脸倔强又认真地回答道:“我愿意。”








 








叶修觉得鼻子一酸,喉咙里那种积压的感觉在一瞬间全都烟消云散了。








 








“那现在,我可以亲吻我对象了。”








 








































THE END
















本来我是要写食人花的,结果大家说太可怕了。








于是我改成了捕蝇草(冷漠
















晚安咯

评论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