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晴飔

盗墓全职。张起灵吴邪。黄少天叶修许博远乔一帆。瓶邪。喻黄叶蓝。

【叶蓝】打脸病

最后一句嘤。。。

色情男主播经纪人千机伞:

其实,是作者有病。
……越写越像蓝叶。
意外的想试试口嫌体正直的老叶。
非常,非常,非常的,OOC。


1


叶修最近得了一种打脸病。表现症状为,一说谎就会忍不住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举个例子。
陈果:“叶修,你又吃泡面!”
叶修:“我没有!”
pia,陈果眼睁睁地看着叶修冷笑一声反手给了自己一耳刮子。
魏琛:“叶修,昨晚我枕头下那臭袜子是不是你塞的?”
叶修:“老魏,我像是这么不要脸的人吗?”
piapia,魏琛震惊地看着叶修的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扇了叶修俩耳刮子。
苏沐橙:“叶修,你是不是喜欢蓝河啊?”
叶修:“哪儿的话,哥才不……”
piapiapiapiapia,苏沐橙目瞪口呆地看着叶修话还没说完就开始左手右手一个快动作右手左手快动作重播,凭借七百的手速打的脸噼里啪啦稀里哗啦响声不绝。


包子:“老大他们在干啥?”
小安:“……大概是在啪啪啪吧。”
包子沉默了一会,忽然感叹:“老大看上去真爽啊。”
小安:“……”


2


这并不算什么要紧的事,毕竟按魏琛的说法,叶修脸皮厚,抽几下不碍事。而且平时叶修也不咋出门,就对着电脑打打荣耀什么的,偷偷扇自己俩耳刮子就兴欣的人看得见。也就大晚上,突然一声清脆的pia,又一声清脆的pia,又接着piapiapiapiapiapiapia……会有点小小的惊吓。
比如今天。
小安作为一个优秀的爱学习的牧师,晚饭后,一边玩着奇迹暖暖,一边和张新杰语音讨论着奇迹暖暖的技巧。
然后,刷关卡时,眼见NPC发了个挑衅的目光,小安本想点个免疫挑衅,结果忽然一声“pia!”响彻苍穹,吓得他手一滑就点了个暖暖的微笑。
小安皱皱眉,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顶了个红红的耳刮子印却依然一脸淡然,超凡脱俗般的叶修。
“怎么了?”耳机里张新杰的声音传来。
“……不,没什么。”小安收回自己的视线,将注意力又放到搭配器上,“这里的哥特tag,用夜系名媛会比……啊~♂!”
只听又一声“pia!”,吓得小安“暗夜萝莉”的“暗”字还没出口,就变声成了一下短促却回味无穷的呻吟。
“……你在干什么?”张新杰若有所思地问。
“不在干啥……”小安话还没说完,叶修那儿的piapiapiapiapiapiapia的肉体拍打肉体的声音就连绵不绝的传来,因为声音太大,都透过小安的耳麦传到了张新杰的耳朵里。
“……”张新杰默默地挂断了语音,然后在心中感叹,连啪啪啪时都不忘玩奇迹暖暖,安文逸对暖暖,果然是真爱。


3


而实际上,叶修在干啥?


君莫笑:小蓝啊,你明天来杭州?
蓝桥春雪:啊,叶神你怎么知道的?
君莫笑:职业选手群里黄少天在炫耀蓝雨待遇好,说是你们蓝溪阁的福利。
蓝桥春雪:哦……
君莫笑:怎么了?
蓝桥春雪:没啥。
蓝桥春雪:叶修,问你个问题……
君莫笑:你问呗。
蓝桥春雪:你知道喻队和黄少在一起的事吧?
君莫笑:知道啊。
蓝桥春雪:你怎么看的?
君莫笑:就那样呗,我又不喜欢他俩。
蓝桥春雪:不是,我是说,对同性恋这个群体,你怎么看?
君莫笑:哦……我虽然不是,但我也不歧视。


pia!闭嘴,你个死基佬!


蓝桥春雪:哦……
蓝桥春雪:不说这个了,你明天会来接我们吗?
君莫笑:看情况吧。


pia!来来来,你叫我来我肯定来!就算老板娘打断我腿我爬着也来!就算老板娘扒光我衣服我裸奔也来!就算老板娘抱着我大腿我拖着老板娘也来!


蓝桥春雪:你好像不希望我来?
君莫笑:就那样呗……


piapiapiapiapiapiapia!!!叫你装逼,叫你高贵!!!嗷嗷嗷嗷嗷嗷小蓝要来了小蓝希望我去看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蓝是不是也有点喜欢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开心啊怎么办我明天要干什么啊亲亲抱抱举高高吗啊啊啊会不会太直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开心啊可以和小蓝面基了啊啊啊啊啊啊!!!


坐在旁边的方锐,简直就是惊悚地看着叶修一边不停的扇自己耳刮子,一边超脱般安详地微笑着,心理阴影面积无穷大。


4


叶修顶着红彤彤的脸,和蓝河在咖啡店里,相对而坐,默默无言。
其实本来,他俩还是会说话的,但是……


“叶神你好,我是蓝河。”
“啊,啊?哦,小蓝啊,呵呵,长得挺帅的嘛。”
“……还好,叶神你长得不也赖?”
“哦,那是一定的嘛,我肯定比你帅……pia!”
“叶神?!”
“哦,没啥,有蚊子罢了……pia!”
“……”
“呵呵,又是蚊子,又是蚊子……piapia!”
“……”
“……”叶修默默地摸了把火辣辣的脸,戴上了口罩。


“叶神,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我?没有啊……pia!”
“……”
“……咳,没事,你懂的。”


“叶神,你有想过谈恋爱吗?”
“嘿,想那个干啥……pia!”
“……”
“……”


然后,两个人都觉得,还是沉默比较好。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
十年后……呸,十小时后。
叶修看了看表,终于开口:“那什么,蓝河啊,你都已经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
蓝河抬眼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天,终于叹了口气,“好吧。”
于是,又是一路沉默。


5


终于,两个人走到了蓝河所住的宾馆大门前。
蓝河深吸口气,回头对叶修笑了笑,“今天谢谢你,陪了我这么久,还害得你被蚊子咬这么多下。”
叶修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想到蓝河这就回去了,今天除了塑造了一个蛇精病的形象啥也没干,就满肚子委屈和不甘。但再一想到要对蓝河做些啥,又懵逼地表示他怂。欲言又止了好一会,还是只憋出一句,“晚安。”
蓝河又笑了笑,轻声回了句“晚安”。
叶修看着蓝河的笑啊,就什么也想不起了。眼见蓝河就要转身离开,下意识地拉住他。
“你……”一个“你”字还没说完,蓝河突然红了眼睛,一把扯下他的口罩,抱住他的头,冲着嘴就亲了上来。叶修一下子傻了,被人啃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两只手放在蓝河的肩膀上,推也不是拉也不是。正在叶修开始试图享受这幸福的尴尬时,蓝河放开了他。
蓝河又笑了笑,不过这次的笑,似乎带的,尽是些悲伤。
“叶修,你看,就是这样……我喜欢你……我可喜欢你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把你当朋友,你居然想我睡你’是吧,是不是觉得很恶心……放心,我不会再出现的……”
“我只是觉得,要是喜欢你这么久,而你却不知道,那我也太窝囊了……”
“抱歉,只是为了这种理由就做这种事,是我太自私。你……就这样吧,对不起,忘了刚才吧。”
叶修怔了好一会,才“啧”了一声,抬头摸了摸蓝河的头。
“小蓝,你这是告白吗?”
“算是吧。”蓝河低着头。
“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上,哥就勉为其难的接受好了。”
蓝河猛的抬头,还来不及说什么,就看到叶修眼疾手快地又给了自己一耳刮子。
“……”


6


第二天,跟着叶修去了趟兴欣的蓝河终于知道了叶修这种诡异的打脸病的发作前提。


“喂,我们昨天见面时,就看你一个劲儿的甩自己耳刮子了。说呗,你那时想说的到底是啥啊?”刚刚打完一炮,蓝河正眯着眼睛回味,不知怎么的就忽然想起了这件事,侧过身戳戳叶修的肚子。
“都多久的事了啊,忘了。”叶修淡淡的说完,淡淡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噗。”蓝河翻身压住叶修,揉了把叶修的脸,“叶修同志,你还是快招吧,坦白从宽,抗拒你自个儿对你自个儿严啊。”
“……”叶修觉得,这种病对于他这种人来说,简直就是绝症。


“你说我长得也不赖,我说当然了我长得比你帅,心里想的是去你娘的我媳妇儿全世界最帅……”
“嗯,然后呢?”蓝河笑眯眯的。
“没了!”叶修一边非常坚定地否认,一边抬手就要给自己巴掌。
“我记得我还问了,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和想不想谈恋爱呀。”蓝河顺手挡住了叶修的巴掌,心平气和的提醒。
“……”叶修表示,像“嗷嗷嗷蓝河我全世界最喜欢你比起我自己我更喜欢你”和“哪只谈恋爱你知道吗你在我心里早就被我操过来操过去千百次各种卿卿我我恩恩爱爱的事情都做了个遍”这种答案,他就想想,他还是要点脸的。


8


“叶修,你说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你喜欢我呢?”
“……”
“嗯?”
“唉,这不是怕你不喜欢我么,到时候连朋友也做不成。”
“原来你怂了啊。”
“是啊,我怂了。”叶修坦然地承认,“蓝河,所有关于你的事,我都赌不起。”


END

评论

热度(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