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晴飔

盗墓全职。张起灵吴邪。黄少天叶修许博远乔一帆。瓶邪。喻黄叶蓝。

【叶蓝】 一次失败的离家出走

Liquor蓝.:



 @时鸢鸢   一夜实在做不到啊我都心疼orz




 短篇so,希望喜欢……












   H市的冬天真不是开玩笑的,尤其在钟表指针过了午夜之后。




   蓝河慢悠悠的沿着人行道的盲道走着,凹凸不平的地面一步一步踩过去也不知道有什么乐趣。他把手揣在衣兜里,大棉衣上带着毛边的帽子也带上来了。结果过一个风口子的时候一阵夜风吹来,他还是冻的缩了缩脖子,一阵后悔自己没带围巾出来,不对,还有手套、口罩最好还有个暖宝宝。清冷的晚风只有一个好处,往脑门一吹,之前摔门而去的怒火一点儿不剩的都给吹灭了,单剩下一口闷气在胸口堵着,憋得慌。




   临走的时候叶修在卧室里,还带着耳机,估计连他出门的声音都没听见。




   这个时间街上静悄悄的,半个人也没有,偶尔才过那么一辆车,只有路灯能照亮他前进的路。他把帽子又往下拉了拉,低着头漫无目的地走,本来H市他也不太熟,但他没有时间思考自己会不会迷路,冷点就冷点吧,他太需要这样一个安静的空间给自己了。




   如果时间线拉到最开始,那还是在游戏里刚刚遇到这尊大神。也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喜欢就是喜欢了,结果叶修先他一步表白了——蓝河想到这里不禁呸了一声,骗子!说的多好听啊,“小蓝啊,哥好像喜欢上你了?有点离不开你了…”这口气和他之前问他要材料时候的口气都没什么不同,自己一定是被巨大的惊喜冲昏了头脑,考察期还没过就被叶修半骗半哄的拐来了。现在想来,叶修表白的时候都用的不是肯定句,所谓的“离不开”也就是字面意义上的离不开。




   除了荣耀,生活七级残障,叶修之前是怎么活下来的蓝河都纳闷。




   要么说热恋期的人做什么都甘之如饴呢?叶修生活上的坏习惯太多,熬夜、抽烟、吃饭不规律、连水都不爱喝,总之怎么死得快怎么来。他学做饭,给叶修买过滤烟嘴,害怕他上火在网上查各种下火茶……起初他说着,叶修还听着。时间一久,皮劲儿就上来了,就喝水张张嘴这么简单的事儿,一杯水放一下午都不带进一口的。这些事都小事,加起来却都在传达一个信息——蓝河觉得叶修不太重视他。




   两个大老爷们,每天说爱啊情的确实矫情,但在一起这么久了,除了表白那时候一句,叶修也没给他说过什么让他稳心的。




   唯一能让蓝河感到叶修重视他的时候只有在床上——叶修会特别温柔,也特别喜欢吻他,闭着眼极深情的模样,有时候正在兴头处,叶修也会准确的捉到他的唇,喘着气和蓝河交换一个缠绵悱恻的吻。蓝河红着脸打住回忆,也不对,这完全不能说明什么,反正干这事不就为了舒坦么?




   总之,他就是不重视我!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可怜,索性停下来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感觉自己像颗没人要的小白菜。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回G市,现在就订机票!他把口袋都寻摸了一遍也没找见手机,却在裤子兜里摸到了什么东西,拿出来一看,一片小小的暖手贴。




   蓝河简直热泪盈眶了。




   他揉了几下,撕开贴纸,然后隔着层衬衣袖子两手交叠揣着。很快便有暖热的温度传到手心,又递到指尖,最后连带着四肢百骸也从僵硬的状态解脱出来。蓝河拒绝承认这个是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去的,反正放进去也没告诉他,才不承这个情。




   但这种感觉实在似曾相识,好像自己在需要什么的时候总会在某个地方不经意的冒出来,也许太理所当然了反而没有发现。刚才的小情绪发泄完了半点也没舒服多少,心里像打翻了一个可乐瓶子,咕噜咕噜的冒着气泡,最后翻腾的他眼圈都红了。




   真是太没出息了,大爷我离家出走这么炫酷的时候怎么还都念着你的好呢?




   都发低烧了还他吗玩游戏,烧死你得了。




   又气又无奈。




   跑出来也不知道有多久,算了,这天儿也太冷了,趁着叶修还没发现回去得了,不然让他知道跑出来了自己再回去那多跌份儿啊!他站起来跺了跺脚,左右看看辨认了一下方向,发现这地儿陌生的他和路互相都不认识,有盏路灯不知道是不是接触不良了,闪个没完,跟港产鬼片的气氛有得一比,那会没注意这会心里倒开始发毛了,结果远处正好有辆车驶了过来。




   问问路总可以吧。




   他是记得住的地方附近有个大车站,以这个为参照物他肯定能找见回去的路。他晃了两下手,那车果然停了下来,车玻璃也摇了下来,“你好,我问个路,请问下车站怎么………………啊……老板娘?!”








   陈果打了个电话之后就一直在数落叶修,毫不留情的那种。




   “太不是人了,欺负谁也不能欺负你啊是不是?那会没顾上,看我回去不扒他一层皮,扣他工资,不让他进兴欣门,滚回去反省去吧他!”




   方锐开着车抽空插了一句,“你知道我们一向劝分不劝和的……”




   “不是……你们误会了,没有……”然而他的解释并没有什么卵用,陈果依然义愤填膺表示一定要为他出口气,具体行为的表现就是方锐不知道拐到哪条路上停了下来,路边站着个人,那人刚过来就被陈果一声呵斥,“站那,让你上来了吗?”




   叶修乐呵呵的应了一声,然后居然真的乖乖站车外头,不停的往车窗户里头瞧。




   这死心眼的……蓝河简直不忍直视了,忍了又忍,最后还是伸手把车门给他开了。叶修带着一身寒气扑进来,两臂一张就把他整个抱住了,蓝河推了半天都没推开,窘的脸皮快烧起来了,“你起开。”




   “这会知道心疼了?你干啥伤天害理的事了?早知道得让你看看人小蓝蹲马路牙子上,跟颗小白菜一样,冻的鼻头都红了,还准备去车站走人呢!”方锐幸灾乐祸。




   蓝河顿时觉得自己被抱的快喘不上来气了。




   “去车站干吗?”叶修问。




   “回家啊……”蓝河实话实说,结果刚说完就被叶修勒的快窒息了,“你……你大爷的放开,谋杀啊……”叶修果然松了劲,还是紧紧的抱着他,又低头和蓝河额头相抵,“蓝啊我不气你了,你别回去了呗。”




   此家非彼家,这真是个美丽的误会……




   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慢慢的抱住叶修的腰,低低的恩了一声。




   








  ————————————————————




 论陈果和方锐和心里阴影面积以及叶修回去就把蓝河的身份证件全收起来了orz……





评论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