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晴飔

盗墓全职。张起灵吴邪。黄少天叶修许博远乔一帆。瓶邪。喻黄叶蓝。

【喻黄】时光之后[fin.]

砂糖豆浆:

原作向退役梗,开年第一口糖。


 @Lithium_ 粮,下次给你补肉。


蓝雨日常第一问:今天你脱团了吗?


脱了,搞基去了。


祝我期末顺利……












七月的广州高温湿润,夏季风从海洋涌入陆地,贯穿北回归线,带来了丰沛的雨水。


黄少天下飞机后又检查了一遍行头,黑色休闲西装里套了一件白色的衬衫,领口的扣子习惯性地松开了一个,想了下还是没有系上。身边的旅客来来往往,黄少天戴上墨镜,提起行李箱随着人潮走出了机场大厅。


口袋里的手机在飞机落地后才重新打开,里面郑轩的短信早已经发来了半个小时:“大家都到了,黄少你现在到哪儿了?”


黄少天刚想回,另一条又进来了:“飞机误点了?路上雨大,不用太赶。”


发件人“队长”。


一个习惯如果保持了很久,要改过来就格外难。


黄少天在蓝雨九年,如今退役三年,对喻文州的备注依旧是“队长”。


机场外雨势正大,黄少天拦下一辆出租车。


对司机报完地址后,他低头回了喻文州一条短信:“我已经上车了,一会儿就到。”


抬起头发现司机时不时老往自己这瞟,黄少天刚要开口,对方却先一步激动地发了话:“……黄少?”


这场景在黄少天退役后也不少见,毕竟是一代顶尖电竞选手,当年他和喻文州代言的各种海报又贴得满广州城都是,走到哪儿都得戴着口罩。却没想到今天一个阴雨天里,这司机也能认出来,黄少天乐呵地问了句:“你也打荣耀?什么职业的?”


“打啊。黄少您是我偶像,我玩的也是剑客。”见到偶像的小司机不好意思地说,“我当初还报名过蓝雨训练营呢,可惜中途被刷下来了。成绩又不行,这才来开出租车。”


黄少天一愣,他着实不记得训练营里进来过这样一个新人。不过想想也是,战队里人事来去他根本没空一个个关心,每次都不过是看一眼中期考核的成绩,如果成绩数次不达标的话,也就会被自然淘汰了。


只是当初与他一届的也有个新人,次次考核都在吊车尾,只勉强高出合格线一点。许多人都劝过他放弃,但他从来不为所动。


“那你现在还打吗?”他问道。


“账号还留着,但没以前玩得多了,偶尔会上去看看。”司机说,“毕竟也在上面花了好几年时间。”


黄少天哦了一句,不吭声了。司机好奇地看过来:“您这是去吃饭?”


“是啊。”黄少天随口说,“朋友聚会。”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是喻文州的消息:“我等你。”


 


黄少天走进包厢时里面正闹得厉害,隔老远就听到宋晓的声音:“等黄少来了,我们一人罚他一杯。”


“宋晓你要罚我酒?”黄少天说,包厢里一刹那的寂静。


“黄少!”宋晓扑上来就是一个热情的拥抱,抱完了上下打量一番黄少天,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黄少你如今都没郑轩帅了,不会还单着吧?”


“宋晓你有完没完了?”黄少天推开他,“帅有什么用,帅就有人要吗?”


“有用啊,你看郑轩都快结婚了。”


黄少天愕然,不远处坐着的郑轩适时浮现一丝羞涩的笑意:“国庆就办婚礼,到时一定给你们发请柬。”


很好,刚进门就遭到虐狗暴击X1。


“不过也到年纪了吧,郑轩前辈今年都三十了。”李远坐在沙发里嗑着瓜子说,“我猜黄少也有对象了?”


……并没有。暴击X2。


“我赌五毛还单着。”宋晓说,“黄少这样子不像有对象的。”


“宋晓我发现你今天话特别多,显得你有对象了?”黄少天说。


宋晓灿然一笑:“不巧,还真有。”


“我靠。”暴击X3。


“是有过。”徐景熙接过话,“上个月被甩了。”


“什么被甩?是和平分手好吗!”


“哎哎大家先吃饭,边吃边聊。”郑轩站起来当和事佬,“难得大家都有空,下一次聚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就是,好不容易黄少来了,等得菜都凉了。”卢瀚文开玩笑,“黄少记得罚酒啊。”


“天气热,菜放一放也好。”喻文州说,“瀚文酒也少喝,你还是现役。”


你们都跟着学学,喻文州说的才像人话!黄少天心里一阵解气,突然意识到今天这场聚餐其实是为喻文州办的。


从第四赛季到十五赛季,喻文州成了第四期选手中服役时间最长的一位,而现在连他也离开了。黄金一代的最终退场引发了一批人的叹惋,但喻文州对此没有表露出特别的情绪,只是平稳地照着自己选定的路走下去,并且在最后的记者发布会上,宣布了已经受聘加入荣耀联盟行政部门的消息。这一切就像当年黄少天退役时,许多人都在质疑剑与诅咒的组合破裂之后,喻文州是否还能带着蓝雨继续走向辉煌。


事实是,他做到了。十五赛季的夏天最终留在了蓝雨,而在喻文州周身光环最为闪耀的时刻,他选择了离开。


荣耀联盟的总部在北京,靠近喻文州的家乡。他本来就要走的,只是走之前被大家留了下来,说什么也要吃完最后一顿饭。


“黄少啊,这次你不来的话,以后要再聚就更难了。”郑轩在电话里和黄少天絮叨了好一阵,他说着叹了口气,“我记得你在退役之后,就没再见过喻队吧?”


黄少天最终还是提前结束了出差,一下飞机连家都没来得及回,提起行李箱就往饭店赶。


 


喻文州被一群人推到主座上,黄少天坐在他旁边。


“最近很忙?”喻文州转头问黄少天,“你上次告诉我要换工作吧。”


“是啊,一有新项目就全国各地飞,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待在广州的时间还不到六十天。”黄少天说,“新单位已经谈好了,过去就是项目总监,说是也不用整天跑。”


“在广州?”


“在北京。”黄少天给自己和喻文州各开了瓶啤酒,“公司帮我租了公寓,不然我可能得去王杰希家蹭沙发了。”


“王杰希家里养了一窝猫,平时都一排缩在沙发里睡觉,看不清的话会当成靠枕坐上去。”喻文州笑着说。


黄少天想象了一下一窝猫集体炸毛的场面,忍不住也笑起来:“那我就只能去蹭你家沙发了。说起来你之前也老叫我去你家那里玩,但每次不是你不在就是我没空。”


在黄少天退役之后,两人基本靠qq联系,之间也约过好几次要见面吃顿饭,可次次都会摊上事。还有一回什么都说定了,黄少天却在候机时遇上了台风,等他临时签了高铁票回到广州,喻文州已经随着蓝雨去了青岛。


这座横贯北回归线的城市那么大,人声鼎沸熙熙攘攘,要三年不见一面也并非什么难事。


黄少天觉得这是缘分,他和很多事的缘分就只有那么长,所以他当初能走得坚决,一心一意地开始打理崭新的人生阶段。


不过一会儿,喻文州已经被人怂恿着灌了三瓶啤酒。职业电竞选手通常是禁酒的,但现在除了卢瀚文和李远其他人都退役了,就连徐景熙也随着喻文州一并在十五赛季后离开,更何况这顿饭吃完之后,下顿在哪儿都还没个着落,是以也没人存着顾忌,一个一个都嚷着要把喻文州灌醉了才能走。


觥筹交错的间隙里,喻文州俯下身说:“等你去了北京,见面的机会会变多的。”


喻文州喝酒不上脸,面色看起来还冷静得很,眼角却已经泛红,估摸离醉不远了。眼看着还有啤酒瓶递过来,黄少天站起身:“你们这群人就光欺负队长他平时不喝酒,要喝冲我来。”


宋晓立刻带头起哄:“黄少的话就不是一瓶啦,我们这还有一箱没开呢。”


黄少天豪气干云:“管你几箱,今天跟你们不醉不归。”


 


最后果然都趴下了,一个个叫了家人来接。黄少天发现郑轩的未婚妻还挺漂亮,徐景熙也有女朋友了。


郑轩从车窗里探出头来:“黄少没开车来?要不坐我们的车回去?”


“没事,我跟你也不顺路,自己打车回去就行。”黄少天意识还清醒着,这几年谈项目时喝过的酒总算没白灌,他把除自己外的所有人都放倒了。


包括喻文州。


他看向喻文州,现在其他人都被接走了,却忘了喻文州本来就要回北京,但看这样子今天是无论如何走不了了。


“队长……文州?”黄少天试着叫他,“你还能走吗,要不今天先去我家凑合一晚上?”


喻文州点了点头,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黄少天还是第一次见到喻文州喝醉,没想到他醉酒了会一直笑,遇到人问话就乖巧地点头。


黄少天心里忽然现出一个奇怪的念头,是不是他现在问喻文州什么事,喻文州都会微微笑着,点头说好?


 


回家时的出租车司机没认出后座的人,喻文州一路望向窗外,神情沉静,也看不出是喝高的样子。


但黄少天心里清楚,他现在一眨不眨地看着喻文州,对方却毫无知觉,显然已经醉得不能再醉。


喻文州这么些年也没什么变化,对具有商业价值的电竞选手来说,一张脸同样重要。而在此时黄少天的眼中,面前的人逐渐与不久前的身影重合。


十五赛季蓝雨的决赛,黄少天去看了。


这赛季最后剩下的两队是兴欣和蓝雨,第一场蓝雨主场胜利后,转到杭州继续进行第二场比赛。黄少天那几天刚好出差经过杭州,原本一天的会他硬是半天就结束了,之后连饭局也全部推脱,西装都来不及换就赶向了会场。


之后他坐在观众席里,看着舞台上屏幕画面飞速切换,擂台赛、团队赛……他在将近十年的职业选手生涯中看过无数场比赛,却没有一场是怀着这样的心情。


最后的团队赛中,流云的重剑劈下,与此同时索克萨尔的六星光牢降临,这一刻蓝条全部清零,蓝雨再也没了续战之力,但对手已经倒下了。


黄少天清楚地知道,喻文州正在带领没有他的蓝雨向着荣耀走去,那会是蓝雨战队一个全新的高度。


而他一生中最耀眼最骄傲的时光,全都是为了守护喻文州。


那个在初期因为手残而被屡次嘲笑打击的少年,却在过去的十年中和自己成为了蓝雨的双核。他是最锋利的剑客,手执冰雨,一步一杀,如同一位最忠诚的骑士那样,坚定地守卫在他的王身前。以剑相抵,不让分毫。


那一天,他身着一丝不苟的正装,中间隔着汹涌狂欢的人海,亲眼见证喻文州捧起荣耀的奖杯。


一小时后,喻文州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正式退役。


 


 


喻文州在凌晨三点多醒了过来,酒劲早已经去得差不多了,只是头还有些疼。


他认出周围的陈设,是在黄少天家里。黄少天常日里不在家,屋子里却干净整洁,大概是雇了人定期来打扫,连墙上挂的相框也不沾灰尘,里头放着蓝雨第六赛季夺冠时的合照。


如果要问黄少天的在役经历还有什么遗憾,大概是只带着蓝雨拿过一个冠军,而后直到他在十二赛季退役,蓝雨都没有再拿过第二个冠军。世界冠军的戒指倒是拿过两个,可意义又不同于前。


但是像黄少天那样的人,偏偏冷静得惊人,他没有勉强自己在过了巅峰时期后继续待在蓝雨,机会离开了便不会再回来,他果断地选择了退役,甚至要决意断开与从前生活的一切联系,就连微博也不常上去,只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才登上去说几句。


他认识的黄少天,其实始终都是这样决绝的人。


喻文州在收到黄少天的退役决定后心想,他应该还可以打下去。


他与黄少天的情况是不同的。在分析完了自己所有的数据后,喻文州定下了再打三年的计划。


这三年中,他各项数值会逐渐达到另一个巅峰,之后就将下降。


他想要再拿一个冠军。


 


黄少天从来没有为做了什么决定而后悔过,他曾有十年的时光过得恣意又骄傲,他有最好的战队和搭档。他们最辉煌的时候一起拿过世界冠军,最糟糕的时候连公会的阵地都守不住。十年里几乎每天都在训练和飞赴各地比赛,有个人整天陪在身边也没什么察觉。


可当他终于退役了,懵懵懂懂地进入同龄人的生活,过往的一切便都像一场光影斑斓的梦。他终于意识到与身边的人相比,他的人生中已经缺失了很多东西,恋爱也没谈,该干的事好像一件都没干。


这个时候,他忽然开始想起喻文州,他们朝夕相处十多年,熟悉默契到彼此一个眼神动作就能领会意图。


他记得,在他宣布退役的那场发布会上,卢瀚文表示不会继承夜雨声烦,蓝雨会有一个新的未来。而这张从始至终都在守护蓝雨的账号卡将被永久珍藏,让每一位后继的蓝雨人知晓这位英勇的剑客与他曾经且唯一的操作者。


他在那一天知道了,蓝雨的新人正在逐渐接过前辈交给他们的勋章与旗帜,他们也都会像自己一样,为荣耀而战,直到再也无法继续下去的那一天。


黄少天毫不怀疑,蓝雨一定还能再度夺冠。哪怕他不在,哪怕有一天,他和喻文州都不在了。


而他过去十几年里喻文州都在他身边,那么往后的生活中,他也不想失去他。


 


喻文州掏出手机,点开微博,卢瀚文果然把聚会的合照发上去了,还贴心地艾特了所有人,转评早已过万,一堆人排着队哭喊黄少好久不见和喻队不要走。


顺着艾特点进黄少天的主页,上次更新还是在一个月前。喻文州退出来后,打开了悄悄关注列表。


他知道黄少天有个小号,每天都在po一些日常的消息,不文艺不自拍,基本是一些风景照和地址定位,偶尔也会发牢骚,粉丝不超过100人,还大多是僵尸粉,他却从新涨的粉丝中一眼认了出来。喻文州悄悄关注这个小号已经两年多了,从那里他了解到黄少天每个阶段的心情,就好像他还每天陪在黄少天身边那样。


他和黄少天两个人,加上训练营的时间,一起在蓝雨待了十多年。


喻文州从选择了职业选手这条路开始就没想过回头,他细致缜密地为自己安排好了一切,每一步都走得平稳安定,直到退役,以及退役后的所有计划。


在喻文州的计划中,三年内无论能不能得到冠军都必须退役。而战队方面早已与他作出了协商,鉴于训练营中暂无新人适合接手术士职业,索克萨尔的账号卡也不会立即转手他人,它将和夜雨声烦一起被收藏起来,等待有一天,有一个新的人选出现,或许会重现蓝雨的双核,或许将创造另一个全新的格局。


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喻文州手捧奖杯站在舞台上,台下的欢呼声如同海潮,他忽然很想知道黄少天现在过得怎么样。


在那个瞬间,他无比地肯定,如果说他的未来里还缺少了什么,他希望那个人是黄少天。


 


黄少天在风声中慢慢闭上眼,窗外的雨已经停了,等他醒来的时候,自当是晴空朗日,万里无云。


 


 


喻文州回北京的航班比黄少天要早几天,候机大厅里,他一个人打开手机刷着微博。


首页已经乱成了一片,原因是黄少天今天上午更博了。


黄少更博,可与叶修发言、王杰希自拍并称为荣耀三大奇观。


“@喻文州 你愿意将未来交给我吗?”这在黄少天的如今贫瘠的微博量里也是少见的字数,但言已至此,已经不用再做任何补充说明了。


喻文州不禁莞尔。


今天出门前,黄少天问他:“喻文州,我现在一定要说,即便你拒绝我也要说,你还认吗?”


喻文州笑起来:“我说过了,我等你。”


他在转发中一字字敲下:“我愿意。”


——我愿意,将未来交给你,同时,拥抱你的未来。


 


你是我在过去不愿苏醒的美梦,也是我在未来亲吻的晨曦。


我曾独自泅过时间的汪洋,在那里捧起我们共同的荣耀。而无论是此前的历史,抑或往后的岁月,剑与诅咒从未蒙尘。它始终闪耀着,再微弱也不曾熄灭,指引一条向光而去的路。


 


Fin.


 



评论

热度(69)

  1. 夜雨晴飔砂糖豆浆 转载了此文字